I'm a Cheereoger

Cheeregoers Singapore Fan Club

Monday, February 16, 2009

失败者的飞翔



原来2007年的九月我已听过这首歌,那时并没听清楚歌词是唱些什么。

怪不得隐约有点印象。

那是见到她的最后一次。

记得当时看到挂在她项链上的戒指...

趁她上洗手间,忍不住就对友发出简讯来抒发,
"It's one thing to hear bout it, entirely another matter when i actually see it.." (something like this..)

演唱会时,有哭,是被绮贞的歌声感动到吗?或许有一点。 那天晚上是我第一次认真的聆听“小步舞曲”的歌词,她喜欢的一首歌。其实在那一刻才发现过去是如何的忽视她所重视的。

"夜晚靜靜等著電話響起 時間躺在他去年寄來的信
空蕩的房間我播放著舞曲 旋轉這一秒的孤寂"


当时好害怕她喜欢这首歌是因为它的歌词。 觉得过去自己真的做的不够,也告诉自己无论今天将来她是谁的谁,能做的一定义不容辞,并没有任何奢望。

那是见到她的最后一次。

~~~~~

现在,听这首歌,第一次看到第一段歌词时,想到的人让我有点讶异,也同时微笑。

这一年多,她真的让我感到很安全,很没压力,很轻松。

温暖的太阳。 很感激。 有时会点害怕,害怕自己会太沉溺在那舒服中,那安全中。

~~~~~

把整首歌的歌词看完,还不是很能体会整首歌在说什么。 没那个心境吧。

4 comments:

pepper cookie said...
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.
Kcology said...

哦,有点好奇。

pepper cookie said...

hmmm. too bad lo.

Kcology said...

eeee...

Viwawa

Viwawa
I am a Viwawa player!